2010年8月12日 星期四

拜訪川口由一之1- 愛情很重要,太多了就不好

R0016042

一走進川口由一的稻田,我就跪了下去。

多麼奇妙的稻田,滿地的草,秧插在草裡。

R0016047

我跪下去,開始向下挖。撥開草,底下是黑黑的一層。乍看之下是土,但真的挖開,讓我非常非常驚訝,是像海綿一般的腐植層!黑黑厚厚的腐植層,大約有15公分厚。再向下挖,才是泥土。捧起泥土,貼在鼻前聞,淡淡的草葉香味。

R0016056

這是30年不耕地、不打田翻土的成果,雜草、稻稈、麥稈一層層的堆積,形成厚厚的腐植層。川口先生撕開一塊腐植層,握在手中,搾出水來,然後換左手,依然可以搾出水。非常強的保水性!這塊田可以說是一塊大海綿。

R0016052

川口由一今年71歲,他從小就務農。15歲時父親過世,他接下家業繼續耕種。當時,他跟著潮流,使用政府以及大企業推動的農藥以及肥料種田。但其實他最愛的是作畫。他利用閒暇之餘,花了六年在藝術學校學習繪畫。那時候正是日本開始出現大型農機的時代,川口先生也買了來用。但喜愛藝術的他,在耕種時總是感到痛苦,心裡非常不快樂。而身體,也因為接觸農藥肥料而一直常常生病。

一直到他38歲,生了一場重病,改變了他。他完全放棄了舊有的耕作方式,摸索著新的、能與自然合作的健康的農法。一開始他也嘗試過福岡正信的黏土丸子直播種稻,但連續三年失敗。連川口由一這樣的專業農民都連續三年失敗,這顯示出福岡正信的自然農法的困難程度實在很高。

後來川口由一先生就開始了現在這樣的稻作栽培法,30年以來不耕地、不翻土、不打田,將土壤培養成不需施肥就能有同隔壁有機田一樣產量的狀態,而且稻子健康無比,一根稻秧就可以長成一大叢的稻子,一粒米繁衍出幾千粒飽滿的米。而花在耕種的錢,一年只要1千日幣。

R0016045
川口由一稻田裡的秧苗

我問川口先生,這樣一塊地,一分半大小,一個人插秧需時多久?他回答,五天。

嘴都合不攏了我。當我向川口先生說,我在台灣,兩個人插秧,一分地,需時三星期。

R0016069
川口由一在田裡解說他的自然農概念

他笑了,請我示範一下插秧的動作。於是我雙手比劃著,拿起鐮刀割草、翻土、挖洞,取一枝稻秧放入洞中,仔細的覆土整平,壓緊土,然後再在根部蓋上草。

他回答了一句我難以忘懷的話:「愛情很重要,但是太多了就不好」。

原來,我做了太多不必要的動作。他在田裡示範基本的插秧概念:

R0016050

將土稍微淺淺的挖開後,放入根部帶著泥土團的稻秧,扶正它即可,不必再放上一堆土還把它拍緊蓋平。因為拍緊了土,稻子反而難以生長。那些想要拍緊蓋平弄得美美的企圖,都是過多的愛情。愛情太多了反而不好。

稻子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脆弱。即使是一枝稻秧,也充滿了生命力。它會自己站直,生根茁壯。

我不禁想到,日常生活裡,是不是也做了很多「太多愛情」的作為?是不是凡事都強求整齊劃一?是不是總是想要控制、控制、再控制,甚至美其名為「幫助」?

曾聽人提起,一塊田地的狀態,就是耕種者心靈的投射。這是值得思索的事情。

R0016117
川口由一的重要著作「自然農- 川口由一的世界」

川口由一先生示範自然農法插秧

9 則留言:

罐頭魚 提到...

啊,真的想好久
終於動手寫了

一個米飯 提到...

好精彩的一篇!

Hwa 提到...

我覺得這已經不是田間的經驗分享,而是一種人生哲學了!
川口由一先生真的很棒!!

匿名 提到...

我是壬佶,我在網路搜尋中耕出草機的圖片,我想請你幫我打聽,日本有一種手動單行手推式的水田中耕除草机,在哪裡可以買的到,台灣好像沒有,妳可否幫我問問看,謝謝

一分地 提到...

影片中你問他關於 台灣一年都有草會生長的這個問題 他是怎麼回答的
影片在他的回答之前舊結束了 哇 好好奇川口阿伯的回答ㄟ

罐頭魚 提到...

他說
沒有草是永生的
你可以回去觀察一下你們那邊的草嗎?
生命週期是如何呢?

我才想到,是啊,我一看到草,都只是急著把它割掉
也沒認真的觀察他的生命週期

所以....
所以這次我插秧,不除草了,直接踩倒。

tai 提到...

嗯 草這個字眼 真的有點被污名化了

最近很多農夫開始整理田埂的雜草
拼命的灑農藥

嗯 是真的應該 好好的跟草跟土地聊聊 到底它需要的是什麼

tai 提到...

一分地宏泰

謝謝你的回答ㄟ

匿名 提到...

川口先生的田地好美
謝謝冠宇此篇的分享!!